商标评审案例:“朱苦拉”商标无效宣告请求裁定书

   发布:2021-01-12 14:23   阅读:


商标评审案例:“朱苦拉”商标无效宣告请求裁定书
 
关于第23133479号“朱苦拉”商标无效宣告请求裁定书
 
商评字[2020]第0000255393号
  
申请人:宾川高原有机咖啡协会
委托代理人:云南万慧达知识产权服务有限责任公司
被申请人:德宏后谷咖啡有限公司
  
申请人于2019年9月16日对第23133479号“朱苦拉”商标(以下称争议商标)提出无效宣告请求,我局予以受理,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的主要理由:一、申请人第10292430号“宾川朱苦拉咖啡”商标(以下称引证商标)是地理标志证明商标,其产地范围为云南省宾川县,被申请人并未处于此范围内,且未经申请人授权许可擅自使用在易使公众混淆的商品项目上,容易导致相关公众的混淆与误认,有悖于诚实信用原则,具有欺骗性,将对市场秩序及相关公共资源管理造成诸多不良影响。二、被申请人主要从事咖啡种植、加工及销售含义,且与申请人地缘相近,同处于云南境内,被申请人在知晓申请人地理标志证明商标的情况下持续注册完整包含“朱苦拉”的商标,具有明显的主观恶意。三、争议商标的注册是以不正当手段恶意抢注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公共资源商标。四、国家知识产权局对申请人第13437854A号“高原朱苦拉”商标予以无效宣告。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以下称《商标法》)第七条、第十条第一款第(七)项和第(八)项、第十五条第二款、第十六条、第三十条、第四十四条、第四十五条的规定,请求宣告争议商标无效。
  
申请人提交了以下主要证据(复印件):1、引证商标注册证及转让证明;2、“宾川朱苦拉咖啡”地理标志证明商标使用管理规则;3、“朱苦拉咖啡”申请中欧地理标志保护产品中英文材料;4、关于第13437854A号“高原朱苦拉”商标无效宣告请求裁定书;5、宾川朱苦拉咖啡早起引种史考;6、宾川朱苦拉咖啡网络新闻报道;7、质检总局关于批准对赣南茶油等产品实施地理标志产品保护的公告;8、相关单位出具的关于“宾川朱苦拉咖啡”品牌发展和保护情况的说明。
  
被申请人在规定期限内未予答辩。
  
经审理查明:1、争议商标由被申请人于2017年3月14日申请注册,于2018年3月21日取得注册,核定使用在第31类未加工可可豆、植物等商品上,商标专用期至2028年3月20日。
  
2、引证商标作为地理标志证明商标由宾川县农副产品营销服务中心于2011年12月12日申请注册,核定使用在第30类咖啡商品上,于2013年3月21日取得注册,后经我局核准转让至宾川高原有机咖啡协会。至本案审理时,该商标为有效注册商标。
  
以上事实有商标档案在案予以佐证。
  
我局认为,鉴于本案争议商标于2019年11月1日《商标法》修改决定实施前已获准注册,根据法不溯及既往原则,本案实体问题应适用2013年《商标法》的有关规定。又因我局于2019年11月1日以后审理本案,故程序问题适用2019年《商标法》。申请人请求宣告争议商标无效援引的2013年《商标法》第七条属于总则性规定,其实质内涵已体现在2013年《商标法》相关实体条款之中。我局将根据申请人的具体评审理由、在案证据等情况适用相应的实体条款予以审理。
  
一、申请人提交的证据2引证商标“宾川朱苦拉咖啡”地理标志商标使用管理规则显示该地理标志商品生产地域范围主要涉及宾川县平川镇、朱苦拉、东升、得底么三个村委会。申请人提交的证据5《宾川朱苦拉咖啡早期引种史考》文章载明:朱苦拉确实是云南咖啡早期引种地之一,具有极高的科研价值。综合申请人提交的证据可以证明“朱苦拉”村是宾川朱苦拉咖啡的主产地及早期引种地,争议商标汉字组合“朱苦拉”与“朱苦拉”村地名相同,指定使用在未加工可可豆等商品上,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产源或产地特点产生误认。因此,本案宜认定争议商标的注册已构成2013年《商标法》 第十条第一款第(七)项所禁止之情形。
  
二、申请人提交的在案证据尚不足以证明被申请人与其具有除第十五第一款规定以外的合同、业务往来关系或其他关系。综上,申请人主张争议商标的注册构成2013年《商标法》第十五条第二款规定的情形的理由,缺乏事实依据,不能成立。
  
三、根据在案证据及查明的案情,本案不能认定争议商标的注册违反了2013年《商标法》第十六条的规定。
  
四、争议商标与引证商标未构成2013年《商标法》第三十条所指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
  五、申请人提交的在案证据尚不足以证明其在与争议商标核定使用的未加工可可豆、植物等相同或类似商品上使用与争议商标相同或近似的商标并在相关公众中产生了一定影响。因此,争议商标的注册未构成2013年《商标法》第三十二条所指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申请人在先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的情形。
  
此外,2013年《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所指“有害于社会主义道德风尚或者有其他不良影响”的标志主要是指对我国社会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产生消极的、负面的影响的标志。虽然本案申请人主张争议商标属于上述法条所指之情形,但在案证据并不能证明其上述主张,我局对此不予支持。
  
2013年《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规定中所禁止的“以欺骗手段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的情形涉及的是撤销商标注册的绝对事由,这些行为损害的是公共秩序或公共利益,或是妨碍商标注册管理秩序的行为。申请人提交的证据不能证明争议商标的注册属于本款所指的情形,故申请人的该项理由不能成立。
  
依照2013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七)项、201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第三款、第四十五条第二款和第四十六条的规定,我局裁定如下:
争议商标予以无效宣告。
  
当事人如不服本裁定,可以自收到本裁定书之日起三十日内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起诉,并在向法院递交起诉状的同时或者至迟十五日内将该起诉状副本抄送或者另行书面告知我局。
 
合议组成员:李娟
孙建新
徐晓建
2020年10月10日
(来源:商评委)
 
标签:国际商标注册、涉外商标代理、商标国际注册、马德里商标注册、境外商标注册
专业领域
      行业新闻
      案例资讯


联系我们
     深圳市珞珈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
     地址:中国深圳龙华新区民治大道华侨新苑3栋31楼
     手机:13360525381
     电话:0755-23228395
     QQ:240406881 / 84246496
     香港办事处:香港上环永乐街66号昌泰商业大厦9楼B室
     电话:00852-31052611
     邮箱:mail@luojiaip.com Bunyansz@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