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标评审案例:“豪士小小”商标无效宣告请求裁定书

   发布:2020-11-11 09:53   阅读:


商标评审案例:“豪士小小”商标无效宣告请求裁定书
 
关于第22745844号“豪士小小”商标无效宣告请求裁定书
 
商评字[2020]第0000239572号
  
申请人:宜兰食品工业股份有限公司
委托代理人:北京集佳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
被申请人:叶跃辉
  
申请人于2019年10月17日对第22745844号“豪士小小”商标(以下称争议商标)提出无效宣告请求,我局予以受理,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的主要理由:一、申请人及其关联公司为食品饮料行业的知名企业,“小小”作为“旺旺”驰名商标的系列品牌商标,在全国范围内具有极高的知名度,深受广大消费者的信任和青睐。争议商标与第1607001号“小小”商标、第6921905号“小小”商标、第14192868号“小小”商标、第3253593号“小小頭”商标、第6934186号“益轩小小”商标(以下分别称引证商标一至五)构成相同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同时使用极易造成相关公众的混淆、误认。二、被申请人申请注册争议商标的行为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主观恶意明显。三、争议商标的注册带有欺骗性,容易使公众对商品的质量等特点或者产地产生误认,其核准注册及使用容易造成不良影响。综上,请求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以下称《商标法》)第七条第一款、第十条第一款第(七)项、第(八)项、第十三条、第三十条、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第四十五条等相关规定,对争议商标予以无效宣告。
  
申请人提交了以下主要证据:1、引证商标详情;2、商标许可使用及相关授权维权声明;3、产品包装图片;4、产品销售、广告宣传相关资料;5、所获荣誉;6、在先案件裁定、行政处罚决定等。
  
被申请人在我局规定期限内未予答辩。
  
申请人于2020年5月15日逾期向我局提交补充材料的主要理由:争议商标与第13186242号“小小”商标构成相同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同时使用极易造成相关公众的混淆、误认。申请人请求宣告争议商标无效的其他理由与申请理由基本相同。(未交换质证)
  
经审理查明:1、争议商标由被申请人于2017年1月25日提出注册申请,经异议,于2019年5月28日获准注册,核定使用在第30类甜食;饼干;蛋糕;面包;糕点;月饼;醪糟;冰淇淋;冻酸奶(冰冻甜点);谷类制品商品上。
  
2、申请人引证商标一至五的申请时间和注册时间均早于争议商标申请日。其中,引证商标一核定使用在第30类茶;谷类制品;米果;豆粉;食盐;酱油;调味品;酵母;饮料调味香料(除香精油外);家用嫩肉剂商品上。引证商标二核定使用在第30类调味品;酵母;食用芳香剂;家用嫩肉剂;搅稠奶油制剂商品上。引证商标三核定使用在第30类咖啡饮料;茶;茶饮料;糖;糖果;巧克力;蜂蜜;饼干;糕点;月饼;谷粉制食品;谷类制品;方便面;方便粉丝;以谷物为主的零食小吃;以米为主的零食小吃;豆浆;冰淇淋;除香精油外的调味品;酵母;家用嫩肉剂;搅稠奶油制剂;食用预制谷蛋白商品上。引证商标四核定使用在第30类咖啡;茶饮料;糖;糖果;虫草鸡精;饼干;煎饼;谷类制品;方便面;米果;食用面筋;食用淀粉产品;食用冰;食盐;酱油;调味品;酵母;食用芳香剂;家用嫩肉剂商品上。引证商标五核定使用在第30类茶;茶饮料;糖;糖果;煎饼;方便面;豆浆;食用冰;调味品;酵母;食用芳香剂;家用嫩肉剂;搅稠奶油制剂商品上。至本案审理之时,上述引证商标为有效注册商标。
  
以上事实有商标档案在案佐证。
  
我局认为,一、鉴于本案争议商标于2019年11月1日《商标法》修改条款实施前已取得注册,根据法不溯及既往原则,本案实体问题应适用2013年《商标法》的有关规定。又因我局于2019年11月1日以后审理本案,故程序问题适用2019年《商标法》。申请人请求宣告争议商标无效所援引的《商标法》第七条为总则性条款,其实质内涵已体现在《商标法》的具体规定之中。我局将根据当事人评审理由、提交的证据适用《商标法》的相应具体条款审理本案。
  
二、争议商标核定使用的月饼等商品与引证商标一、三、四、五各自核定使用的商品属于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争议商标与引证商标一、三、四、五均包含显著识别文字“小小”,若同时使用在上述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易使相关公众误认为系同一市场主体提供的系列商标或之间存在特定关联,进而对商品来源产生混淆误认。因此,争议商标与引证商标一、三、四、五已构成《商标法》第三十条所指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
  
争议商标核定使用的月饼等商品与引证商标二核定使用的全部商品在功能、用途、销售渠道等方面存在一定差距,不属于类似商品。因此,争议商标与引证商标二未构成《商标法》第三十条所指在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
  
三、适用《商标法》第十三条应遵循按需原则。本案中,争议商标的注册已构成《商标法》第三十条所指情形,无需适用《商标法》第十三条再行审理。我局对申请人有关理由亦不再评述。
  
四、申请人援引的《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七)项“带有欺骗性,容易使公众对商品的质量等特点或者产地产生误认”之规定系指商标标识本身带有欺骗性,易造成产地、质量等特点的误认,不宜作为商标使用。申请人所述争议商标的注册使用易导致的误认则指向不同主体相对权利的冲突所导致的商品来源误认,不属于上述规定的调整范畴。《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所指的“有其他不良影响”是指系争商标本身对我国政治、宗教、民族等社会公共秩序、社会公共利益存在消极、负面的影响,本案争议商标本身并不存在上述不良影响。《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以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亦适用于系争商标的注册有害于社会公共秩序或社会公共利益的情形,本案申请人援引该规定所述具体理由仍指向其相对权益,并无证据证明被申请人的行为扰乱了社会公共秩序,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争议商标不属于该规定所指情形。因此,申请人有关理由,我局不予支持。
  
申请人其他理由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我局均不予支持。另,《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实施条例》第五十九条规定“当事人需要在提出评审申请或者答辩后补充有关证据材料的,应当在申请书或者答辩书中声明,并自提交申请书或者答辩书之日起3个月内提交;期满未提交的,视为放弃补充有关证据材料。但是,在期满后生成或者当事人有其他正当理由未能在期满前提交的证据,在期满后提交的,商标评审委员会将证据交对方当事人并质证后可以采信”,本案由申请人于2019年10月17日向我局提出无效宣告请求,并声明需要提交补充证据材料,但其补充材料系在3个月期限届满后提交,且申请人逾期提交的补充材料不会对上述审理结论产生实质性影响,故我局对该份逾期补充材料不予采信,不再对该部分证据组织质证。特此说明。
  
依照2013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三十条、201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三款、第四十五条第一款、第二款和第四十六条的规定,我局裁定如下:
争议商标予以无效宣告。
  
当事人如不服本裁定,可以自收到本裁定书之日起三十日内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起诉,并在向法院递交起诉状的同时或者至迟十五日内将该起诉状副本抄送或者另行书面告知我局。
 
合议组成员:谢峥
高丽丹
刘 青
2020年09月18日
(来源:商评委)
 
标签:国际商标注册、涉外商标代理、商标国际注册、马德里商标注册、境外商标注册
专业领域
      行业新闻
      案例资讯


联系我们
     深圳市珞珈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
     地址:中国深圳龙华新区民治大道华侨新苑3栋31楼
     手机:13360525381
     电话:0755-23228395
     QQ:240406881 / 84246496
     香港办事处:香港上环永乐街66号昌泰商业大厦9楼B室
     电话:00852-31052611
     邮箱:mail@luojiaip.com Bunyansz@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