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标评审案例:“颜色组合”商标驳回复审决定书

   发布:2020-09-25 15:30   阅读:


商标评审案例:“颜色组合”商标驳回复审决定书
 
关于第24542230号“颜色组合”商标驳回复审决定书
 
商评字[2018]第0000246191号重审第0000004193号
  
申请人:上银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委托代理人:北京派特恩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
  
申请人不服我局商评字[2018]第0000246191号《关于第24542230号“颜色组合”商标驳回复审决定书》,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作出(2019)京73行初第5030号行政判决书,判决驳回申请人的诉讼请求。申请人不服一审判决,于法定期限内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9)京行终7760号行政判决书,判决撤销(2019)京73行初第5030号行政判决书及我局被诉决定,并责令我局重新作出决定。我局依法重新组成合议组进行了审理。
  
我局被诉决定认为:申请商标构图简单,设计感较弱,其作为商标注册使用在指定商品上,缺乏显著特征,消费者不易将其作为商标识别,难以起到区分商品来源的作用。申请商标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所指的标志,不得作为商标注册。申请人提交的在案证据不足以证明申请商标经过使用已经取得显著特征并便于识别。
  
申请人在驳回复审程序中向我局提交了以下主要证据:
1、申请人的介绍材料;
2、申请人的大陆专属经销证书材料;
3、《中国质量与标准导报》等期刊、杂志对申请人及其产品的宣传推广材料;
4、申请人签订的广告发布合同书及广告费用发票材料;
5、申请人参加展会的现场照片材料;
6、申请人经销商的产品销售发票材料;
7、申请人商标获得行政保护的材料。
  
一审法院判决认为:
根据当事人的诉辩主张,本案的争议焦点为申请商标是否违反《商标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的规定。
  
申请商标由红、灰、绿三色组合而成,整体缺乏显著特征,相关公众难以将其作为商标识别,从而区分商品来源。申请人提交的在案证据不足以证明申请商标经使用已经具有显著性并且便于识别。故被诉决定并无不当,本院予以支持。
  
申请人在一审诉讼程序中提交了以下主要证据:
8、百度百科关于潘通色卡的介绍材料;
9、在先类似案例(2016)京行终第55号行政判决书材料;
10、中国机械工程学会出具的证明申请人产品占有重要市场份额的证明函材料;
11、同行业经营者在企业官方网站上对线性导轨产品的展示及介绍材料;
12、《机床商情》、《国际制造商推介要览》、《机床产品重点品牌手册》、《国家知名品牌产品分类采购导向目录》《新欧盟时代》、《中国机电大黄页》杂志、期刊对申请人产品的介绍材料;
13、申请人产品宣传册、产品说明书及产品实物照片材料;
14、国家图书馆出具的以“上银科技或HIMIN”为搜索关键词的检索报告书材料;
15、《半导体科技》、《伺服控制》、《制造技术与机床》、《中华商标》、《机械工人》、《金属加工》、《世界制造技术与装备市场WMEM》、《机电信息》、《现代制造》、《电子工业专用设备》、《机电21世纪》对申请人直线导轨、线性导轨产品的广告宣传材料;
16、申请人参加中国数控机床展览会CCMT、第十一届/第十二届/第十三届/第十四届中国国际机床工具展览会、第九届/第十届/第十二届/第十三届/第十四届中国国际机床展览会CIMT的相关材料;
17、申请人的产品销售收入及广告宣传费用统计报告书材料。
  
二审法院判决认为:
本案的争议焦点为申请商标是否属于2013年《商标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规定的情形。
  
根据《商标注册申请书》的记载,申请商标系作为“颜色组合”商标申请注册的。因此,对于申请商标在其指定使用的商品上是否具有显著特征,应当以相关公众是否以该“颜色组合”作为识别商品来源的标志作为审查对象,而被诉决定明确认定申请商标为图形商标,并在此基础上认定申请商标不具有显著特征,显然属于审查的基础事实错误,在此基础上得出的审查结论当然不能成立。且考虑到申请人在原审诉讼阶段已明确提出被诉决定存在上述错误,但原审判决对此未予纠正,亦属不当。故被诉决定及原审判决均存有不当,本院一并予以纠正。
  
鉴于被诉决定的审查对象存有不当,且申请人在原审及二审期间补充提交了大量使用申请商标的证据,在国家知识产权局并未对上述证据进行审查的情况下,为保障当事人的审级利益,本院不宜对申请商标是否具有固有显著特征及上述证据能否证明申请商标通过使用获得了显著特征直接作出认定,国家知识产权局应当在重新审查过程中,对申请商标是否具有固有特征,并结合申请人提交的证据对申请商标是否通过使用获得了显著特征重新作出审查,进而就申请商标能否予以核准注册作出认定。
  
申请人在二审诉讼程序中提交了以下主要证据:
18、申请人在先获准注册的颜色组合商标信息材料;
19、申请人经销商的销售审计报告书、宣传活动审计报告书材料;
20、申请人签订的经销合同书材料;
21、《中国质量与标准导报》、《商标年鉴》、《人民代表报》、《中国工业报》、《中国政协》、《中国对外贸易》、《机械资讯》、《机械月刊》、《机械工业杂志》等杂志、期刊以及中共江苏省委新闻网、苏州新闻网、搜狐、新浪、凤凰网等网络媒体对申请人及其产品的报道材料;
22、申请人及其线性滑轨产品获得的荣誉材料;
23、申请人参与的相关社会活动现场照片材料;
24、除证据7之外的申请人商标获得行政保护的相关材料;
25、在先类似案例(2015)京知行初字第1638号、(2016)京行终211号、(2017)京73行初字第6150号行政判决书材料;
26、2019年全球与中国市场直线导轨深度研究报告书及中国台湾的工业协会出具的声明书材料。
  
申请人于2020年7月5日向我局补充提交了以下证据:
27、商标行政保护十大典型案例介绍材料;
28、申请人商标的使用、宣传情况汇总表材料。
  
根据法院判决,我局认为:
颜色组合作为商标申请注册,其固有显著性较弱,一般需要通过长期大量的使用,使相关公众能够将该颜色组合作为区分商品或者服务来源的标志加以识别,从而取得显著特征,才能获准注册。本案中,申请商标系作为“颜色组合”商标申请注册,由红、绿、灰三种颜色组合而成,申请人以“机器导轨”商品为例说明了该商标的使用方式,“机器导轨”的“刮油片”部分为红色、“端盖”部分为绿色、“滑块”部分为灰色。
  
首先,申请商标由红、灰、绿三色组合而成,其注册在指定使用的商品上,整体缺乏显著特征,相关公众不易将其作为商标加以识别,难以起到区分商品来源的作用。其次,申请人提交的其对“红、绿、灰”颜色组合标识的宣传证据主要为杂志、期刊上刊登的“红、绿、灰”颜色组合“机器导轨”商品的广告材料。而在上述宣传证据的广告宣传展示页面上通常会突出使用“HIWIN”商标,将使用“红、绿、灰”颜色组合标识的“机器导轨”商品与申请人的其他产品并列展示。从“红、绿、灰”颜色组合标识在商品上的实际使用位置、组合方式及整体视觉效果来看,相关公众一般会将该颜色组合作为商品的装潢加以识别,而非将其作为区分不同商品来源的商标加以识别。再次,申请人提交的其销售使用“红、绿、灰”颜色组合标识商品的证据主要为相关专项审计报告书,而上述销售证据因缺乏带有该颜色组合商标的销售合同、发票等证据予以佐证,无法单独证明该颜色组合标识在商业活动中发挥了识别商品来源的作用。因此,申请人提交的在案证据基本未能体现其将“颜色组合”这一特定可视化要素在“机器导轨”商品的广告宣传、产品销售等过程中作为区分不同商品来源的标识进行了使用。申请人提交的在案证据尚不足以证明申请商标经使用取得了商标应有的显著特征,申请商标属于《商标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所指的缺乏显著特征的标志,不得作为商标注册。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第三十条和第三十四条的规定,我委决定如下:
申请商标在复审商品上的注册申请予以驳回。
  
申请人对本决定不服,可以自收到本决定书之日起三十日内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起诉,并在向人民法院递交起诉状的同时或者至迟十五日内将该起诉状副本抄送或者另行书面告知我委。

合议组成员:吕美兰
张颖
杨嘉卉
2020年09月10日
(来源:商评委)
 
标签:国际商标注册、涉外商标代理、商标国际注册、马德里商标注册、境外商标注册
专业领域
      行业新闻
      案例资讯


联系我们
     深圳市珞珈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
     地址:中国深圳龙华新区民治大道华侨新苑3栋31楼
     手机:13360525381
     电话:0755-23228395
     QQ:240406881 / 84246496
     香港办事处:香港上环永乐街66号昌泰商业大厦9楼B室
     电话:00852-31052611
     邮箱:mail@luojiaip.com Bunyansz@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