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标评审案例:“滴滴微货”商标无效宣告请求裁定书

   发布:2020-09-14 15:28   阅读:


商标评审案例:“滴滴微货”商标无效宣告请求裁定书
 
关于第17431290号“滴滴微货”商标无效宣告请求裁定书
 
商评字[2020]第0000205811号
  
申请人:北京嘀嘀无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委托代理人:北京金杜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
被申请人:天津市飞亚汽车销售有限公司
  
申请人于2019年05月30日对第17431290号“滴滴微货”商标(以下称争议商标)提出无效宣告请求,我局予以受理,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的主要理由:1、申请人是通过移动互联网提供新型网络智能叫车系统的互联网科技公司,其“嘀嘀打车/嘀嘀/滴滴打车/滴滴/滴滴出行”等系列商标经使用在运输服务上已具有极高知名度,并已与申请人形成唯一对应关系。2019年1月,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已在诉讼程序中认定申请人的“滴滴”商标为运输出行服务上的驰名商标,因此,申请人在第39类上注册的第14229622号“滴滴”商标应被认定为驰名商标,并获得更高程度的保护。2、争议商标与申请人第16519933号“滴滴”商标(以下称引证商标)构成使用在类似服务上的近似商标。考虑到申请人商标的显著性及其在相关公众中的知名度,争议商标的注册和使用易引起相关公众的混淆误认。3、争议商标系对申请人在“运输经纪、运输乘客”服务上已注册驰名商标的恶意抄袭和摹仿,容易误导公众,损害申请人的利益。4、争议商标的显著部分“滴滴”与申请人的商号极为近似,考虑到双方业务领域的相关性,争议商标的申请注册损害了申请人的在先商号权。5、除争议商标之外,被申请人还在第35、37类上注册了第17873715号和第17873714号“滴滴微贷及图”商标,该两件商标已被驳回注册申请,可见,被申请人具有明显抄袭和摹仿申请人商标的主观恶意,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争议商标的注册和使用系不正当地利用了申请人驰名商标的市场声誉,损害了申请人及消费者的合法利益,破坏了正常的市场经济秩序和商业行为规范,造成不良社会影响。综上,申请人请求依据《商标法》第四条、第七条、第十条第一款第(七)和(八)项、第十三条第三款、第三十条、第三十二条、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第四十五条的规定,对争议商标予以无效宣告。
  
申请人提交了以下主要证据:
1、中国IT研究中心出具的2016年中国专车市场研究报告;
2、百度百科上关于申请人的介绍;
3、申请人“滴滴”商标在海外注册证据;
4、申请人关联公司广告宣传、媒体报道等商标使用证据;
5、申请人所获荣誉证据;
6、国家图书馆出具的2016-NLC-JSZM-0681号检索报告;
7、百度上关于“滴滴公司”的搜索结果;
8、申请人侵权保护资料;
9、在先案件判决书;
10、百度百科上关于“微贷”的解释;
11、被申请人工商登记信息;
12、用于证明被申请人恶意的证据;
13、其他相关证据。
  
我局向被申请人寄送的答辩通知被邮局退回,我局通过《商标公告》进行了公告送达,被申请人在规定期限内未予答辩。
  
经审理查明:
  
1、争议商标由本案被申请人天津市飞亚汽车销售有限公司于2015年7月15日提起注册申请,经异议,于2018年1月28日获准注册,核定使用在第35类“商业管理和组织咨询、进出口代理、拍卖、替他人推销、替他人采购(替其他企业购买商品或服务)、市场营销、电话市场营销”服务上。
  
2、引证商标的申请时间早于本案争议商标申请日,初步审定时间和注册时间晚于本案争议商标申请日,核定使用在第35类“广告、计算机网络上的在线广告、人事管理咨询、会计、寻找赞助”服务上,截至本案审理之时为申请人名下的有效注册商标。
  
3、第14229622号“滴滴”商标的申请时间早于本案争议商标申请日,初步审定时间和注册时间晚于本案争议商标申请日,核定使用在第39类“运送乘客、运送旅客、交通信息、运输经纪、出租车运输、司机服务、汽车出租、快递服务(信件或商品)、旅行预订、为旅行提供行车路线指引”服务上,截至本案审理之时为申请人名下的有效注册商标。
  
以上事实有商标档案在案佐证。
  
我局认为,鉴于本案争议商标在2019年11月1日《商标法》修改条款实施前已获准注册,根据法不溯及既往原则,本案实体问题应适用2013年《商标法》,相关程序问题适用2019年《商标法》。
  
一、鉴于申请人引证商标的初步审定时间和注册时间晚于争议商标申请日,故,申请人关于争议商标与引证商标构成使用在类似服务上的近似商标之理由应属于2013年《商标法》第三十一条调整范围,我局将据此予以审理。争议商标核定使用的商业管理和组织咨询、市场营销等全部服务与引证商标核定使用的人事管理咨询、寻找赞助等服务在服务内容、提供方式、受众群体等方面具有密切关联。争议商标完整包含引证商标文字“滴滴”,双方商标同时使用在上述密切关联的服务上易使相关公众对服务的来源产生混淆误认。因此,争议商标与引证商标已构成2013年《商标法》第三十一条所指使用在类似服务上的近似商标。
  
二、申请人称争议商标的申请注册损害其字号权。依据2013年《商标法》第三十二条的规定对字号权予以保护应以系争商标指定使用的服务与申请人字号在先具有一定知名度的主营领域密切关联为条件。本案中,争议商标指定使用的进出口代理等服务与申请人所在的运输服务等主要业务领域存在较大差距,难以认定争议商标在其指定服务上的使用容易导致相关公众将之与申请人字号相联系,从而损害申请人的在先字号权。因此,争议商标未构成2013年《商标法》第三十二条“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所指情形。
  
三、适用2013年《商标法》第十三条遵循按需原则,本案争议商标已构成2013年《商标法》第三十条所指情形,故无需适用2013年《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三款的规定再行审理。因此,申请人关于争议商标损害其第14229622号“滴滴”驰名商标权益,违反2013年《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三款规定的理由,我局不再评述。
  
四、申请人援引的2013年《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七)项“带有欺骗性,容易使公众对商品的质量等特点或者产地产生误认”之规定系指商标标识本身带有欺骗性,易造成产地、质量等特点的误认,不宜作为商标使用。申请人所述争议商标的注册使用易导致的误认则指向不同主体相对权利冲突所导致的商品来源误认,不属于上述规定的调整范围。2013年《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规定的“有其他不良影响”是指系争商标本身对我国政治、宗教、民族等社会公共秩序、社会公共利益存在消极、负面的影响,本案争议商标本身并不存在上述不良影响。因此,申请人关于争议商标违反上述两项规定的理由,我局不予支持。另外,申请人还援引了2013年《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但本案争议商标已构成2013年《商标法》第三十一条所指情形,申请人有关权益在已通过其他条款获得充分救济的情况下,不再适用该条款。申请人有关理由,我局不再评述。
  
五、2013年《商标法》第七条为原则性规定,其内容已体现在商标法具体条款中,我局已根据当事人提出的事实和理由适用相应的具体条款进行审理,不再对该原则性规定单独另行评述。
  
综上,申请人无效宣告理由部分成立。
  
依照2013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三十一条以及201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三款、第四十五条第一款、第二款和第四十六条的规定,我局裁定如下:
  
争议商标予以无效宣告。
  
当事人如不服本裁定,可以自收到本裁定书之日起三十日内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起诉,并在向法院递交起诉状的同时或者至迟十五日内将该起诉状副本抄送或者另行书面告知我局。
 
合议组成员:韦萍
刘胤颖
巫晗
2020年07月31日
(来源:商评委)
 
标签:国际商标注册、涉外商标代理、商标国际注册、马德里商标注册、境外商标注册
专业领域
      行业新闻
      案例资讯


联系我们
     深圳市珞珈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
     地址:中国深圳龙华新区民治大道华侨新苑3栋31楼
     手机:13360525381
     电话:0755-23228395
     QQ:240406881 / 84246496
     香港办事处:香港上环永乐街66号昌泰商业大厦9楼B室
     电话:00852-31052611
     邮箱:mail@luojiaip.com Bunyansz@163.com